搜索

总      机:0472-5156644

投诉电话:0472-5913792

可信组件

备案号:蒙icp备11004284号     版权所有:包头市肿瘤医院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
拒绝大切口 接受新观念---包头市肿瘤医院胸腔镜技术快速发展,三年三大步

新闻中心

拒绝大切口 接受新观念---包头市肿瘤医院胸腔镜技术快速发展,三年三大步

作者:
浏览量

  在麻醉医生的配合下,一侧气道停止通气后,该侧肺叶瘪了下去,胸腔自然形成一个大的腔隙,让胸腔镜的操作游刃有余。因而,包头市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外科副主任王昊认为,腔镜技术仿佛就是为胸外科手术应运而生。

  

 

  近年来,包头市肿瘤医院紧跟国内理念和发展趋势,胸腔镜技术步入快车道,特别是截至5月底,今年已经完成近50例胸部肿瘤手术,其中90%为胸腔镜手术,这让许多早期肺癌、食管癌,以及纵隔肿瘤等胸部肿瘤患者受益。

  综合治疗,让他多保留一个肺叶

  左肺两个肺叶(45%呼吸表面)、右肺三个肺叶,人体的这5个肺叶保证着心肺循环,丢掉一个肺叶相当于损失20%多的肺功能。尤其是肺癌患者,肺功能本就不好,如果再切掉一侧全肺,意味着一半肺功能的损失,术后患者无疑会发生气短现象,生活质量可想而知。日前,包头市肿瘤医院为一位患左肺中心型肺癌的患者实施新辅助治疗后,再通过胸腔镜手术切除左肺上叶,完成肺动脉成形术,成功地保留了左肺下叶。

  不久前,50多岁的张先生被确诊为鳞状细胞癌,属左肺中心型肺癌,他跑了北京多家医院,均被告知须做左全肺切除,且因手术有一定风险,他求治的北京医院没人愿意给他做手术。无奈,张先生返包,在包头市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外科接受治疗。

  张先生的肺部肿瘤虽然不大,位置却得很刁钻,紧贴着左主支气管长在左肺上叶开口处。“左主支气管分为上下两支,肿瘤长在上下两支开口处的‘十字路口’上,原则上,要想消灭肿瘤,就要拆掉这个‘十字路口’,左肺需要全部摘除,但是左肺下叶是好的,全部摘掉对患者并不‘公平’。”胸部肿瘤外科副主任王昊说,他们决定先通过新辅助治疗(术前化疗)看看效果,如果肿瘤对化疗敏感能达到完全缓解状态,下叶还是可以保住的。

  化疗三个周期后进行评估,肿瘤未能缩小到理想状态,于是,张先生最终接受了术前6个周期的化疗,肿瘤已经完全缓解,到了手术最佳时机。很快,王昊为张先生实施了胸腔镜肺癌根治术。这个手术相对复杂,且风险很高,术中,不仅要切除病灶组织,还要做肺动脉成形术,也就是说要把肿瘤侵犯的肺动脉根部分支起始段血管壁剥离,再重新缝合血管。这个环节一旦失败,患者势必大出血,根本没有抢救的机会,后果可想而知。

  “做术前新辅助化疗的目的是为了缩小肿瘤,肿瘤缩小后与周围组织的关系更清楚,能够保留更多的正常组织,减少了手术损伤。”王昊说,常规讲该手术须做左全肺切除,但张先生会因此丧失45%的肺功能,术后中等强度的活动就会导致气短症状,而多保留一个肺叶,就可以保留25%的肺功能,患者的预后会非常好,恢复快,并发症少,也不会出现气短问题,生活质量大幅提高。

  王昊指出,在肿瘤的手术根治中,医生须将肿瘤病灶彻底切除,范围越大越好,但同时,还要尽最大可能保留正常组织,做好这两点的平衡并不容易。因此,要给患者制定个体化的综合治疗方案,让患者最大限度地受益,这才是最重要的。

  快速提升,胸腔镜水平接轨国内

  我国胸腔镜技术从上世界九十年代末期开始出现,但因其技术难度相对较高,它的普及和推广较腹腔镜、宫腔镜等技术相对滞后,直到近年来,胸腔镜技术才获得较快发展。

  2010年,包头市肿瘤医院引进首台胸腔镜设备,直到2015年以后,胸腔镜技术逐渐才走向成熟。

  2016年,包头市肿瘤医院完成50多例胸部肿瘤手术;2017年全年开展胸部肿瘤手术近80例,其中50~60%为胸腔镜手术;今年以来,截至5月份,市肿瘤医院已经完成40多例胸部肿瘤手术,其中胸腔镜手术达90%左右。

  三年三大步。“我们今年的胸部肿瘤手术应该能上100例,这个数字与先进地区相比虽然还有很大差距,但我们开展的胸腔镜手术已经与国内先进地区接轨。”王昊说,如今,胸部肿瘤外科已经将胸腔镜技术广泛应用于早期肺癌(Ⅰ期和Ⅱ期)、早期食管癌、部分位置靠近食管下段未侵犯重要脏器且淋巴结偏少的中期食管癌、晚期肺癌取活检(位置比较棘手,穿刺、气管镜取不出来)、胸腔积液的处理、良性纵隔肿瘤的治疗上,并形成一支成熟的胸腔镜团队,技术水平逐渐与国内接轨。

  谈起胸腔镜手术的优势,王昊总结了两点:

  其一,微创,让更多患者有了手术机会。常规开胸手术,从前胸到后背需开30厘米的一个大切口,即使不做任何手术操作,仅仅因为这个切断了部分呼吸肌的大切口,就会让患者的肺功能损失30~40%。因此,部分年龄偏大、肺功能较差的患者,即使是早期肺癌,也会因此丧失根治机会,胸腔镜手术却完美地解决了这一点,除操作孔和观察孔外,只需小小的辅助切口即可完成手术。同时,不开胸也意味着心肺功能损失少、恢复快,并发症自然少,预后就好。

  其二是精准。胸腔镜手术,尤其是3D胸腔镜,通过摄像头传输到屏幕上,可将细节放大数十倍,让外科大夫的眼睛看得更远,看得更细,周围的血管、血管和肿瘤的关系非常清晰,加之器械轻柔地分离,让肿瘤根治更精准,对周围血管、脏器的损伤减少;同时,在淋巴结的系统性清扫上,如肺癌根治术需对淋巴结做系统性地完全清扫,传统手术很难做到,胸腔镜手术解决了这一点。肿瘤根治更彻底,让患者预后更好,提高了患者的生存率。

  意识转变,请相信我们本土医院

  2016年初,当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外科独立完成胸腔镜食管癌三切口手术时,记者采访时王昊曾说,在他接诊的可以手术治疗的10个患者中,9个会去北京,只有一个能留下来;时下记者再度采访,王昊说,现在已经有3个患者能留在包头了。“我们希望患者转变观念,相信本土的医院和技术,去北京看病,不一定都有好结果。”

  前两天,王昊发了一条朋友圈,虽然当天就删除了,但这条朋友圈依然让很多人震惊——一位患者从前胸到后背30多厘米的大切口!上配文字大意是:这就是北京知名医院大牌专家的手术!

  原来,这位患者是王昊的病人,被诊断出早期贲门癌,王昊告知需要手术治疗,患者转身去了北京。

  实则,这个仅2厘米的早期贲门癌无论是腹腔镜还是胸腔镜都可以解决,不是太难的手术,患者为何会被开胸?是北京专家不会做腹腔镜或者胸腔镜吗?显然不是。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有些的专家是连台做手术的,就像是流水线,几台手术同时开,专家只处理关键部分,关胸、置管、缝合等环节都由其他医生完成。省事!快!显然,这个患者遇到了这样的“流水线”。

  还有就是,很多患者在千辛万苦去了北京,找到了医院找到了大夫后,却被无情拒绝手术——不能做!真的是不能做么?任何手术都有风险,北京医院尤其是大牌专家,从来不缺病人,谁还会去选择风险大的患者做?因此,“挑病人”也是很多患者被拒绝的原因。

  “临床上我们遇到很多从北京治疗的病人,一问三不知,既不知做手术的医院,也不知做手术的专家,只知道是在北京做的。”王昊认为,这是非常严峻的现状,他希望患者能转变观念,在疾病的治疗上少走弯路,对于本地医院能解决的疾病,别盲目赴外就医,如果遇到比较棘手的问题,在本地医生推荐下选择北京的医院和专家,或请专家会诊、手术,才是理性选择。“我们希望不断提升自身的能力,用最先进的理念为患者解决问题,让更多的患者受益。”王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