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总      机:0472-5156644

投诉电话:0472-5913792

可信组件

备案号:蒙icp备11004284号     版权所有:包头市肿瘤医院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
真的!不用化疗,也能治好乳腺癌!

新闻中心

真的!不用化疗,也能治好乳腺癌!

作者:
浏览量
          你能想象罹患乳腺癌可以不用做化疗么?
          你能想象不久的将来,也许通过术前的新辅助治疗就可以完全治愈乳腺癌,根本无需再做任何手术了么?
          随着肿瘤新药的研发和医学的进步,这些都有可能变成实现!
          在包头市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二病区,有一些乳腺癌患者,她们通过术前的新辅助内分泌治疗取得了良好的疗效,手术后没做化疗,而是像高血压患者一样,每天口服一片药,继续内分泌治疗,彻底摆脱了化疗的毒副反应,让她们像健康人一样快乐地生活,无惧肿瘤,内心充满阳光、充满希望。
          包头市肿瘤医院副院长张钢龄指出,70~75%的乳腺癌患者属于激素受体阳性患者,对于其中部分患者通过术前新辅助内分泌治疗疗效好,通过手术验证肿瘤彻底消失,术后完全可以避免行化疗,而是继续执行术前的内分泌治疗方案,而这种与国内甚至国际最先进治疗理念接轨的治疗方法,正让很多患者获益。尤其是,未来随着医学的进步,新辅助治疗效果好的患者甚至可能免除手术之苦!
吃了不到两年药,瘤子“没了”!
          王大娘今年72岁了,身体硬朗,红光满面,精气神很足,看起来只有60多岁的样子,如果不是在肿瘤医院的病房里见到她,很难将眼前这位乐观豁达的老人和乳腺癌联系起来。
          7月24日,张钢龄教授刚刚为王大娘做了保乳手术,恢复不到一周时间,王大娘就满病区溜达和病友们闲话聊天了。
          “我心里可高兴了,一点儿都不怕!”说起自己的病,王大娘向张钢龄教授竖起大拇指!
          “不是我不紧张、不害怕,是张院长从来没让我紧张过,把我照顾得特别好,吃了不到两年的药,就把瘤子吃没了,你说我啥心情!尤其是手术一做完,心里‘老解放’了,我就更激动了!”见到记者时,王大娘讲起张钢龄教授安抚、治疗时的点点滴滴,激动不已:“刚开始查出病时,张院长说‘老太太你住院吧,我给你查查’,我说我还看孙子呢。张院长就说‘住两天院就能回家,然后给你吃点像维生素一样的小药片,等瘤子变小了、变没了,咱再做个小手术,用点小麻药睡一觉就好了’!张院长这话咱老百姓听着舒服,能接受,也不紧张、不害怕这病了。”
          其实,王大娘的病不是那么简单。当初查出来时,肿瘤已经大于5厘米,而且侵犯了乳头,有腋窝淋巴结的转移,分期属于III期、即局部晚期了。
         “常规来讲,这种情况要做乳房全切和腋窝淋巴结清扫的。”张钢龄教授说,由于王大娘的肿瘤分型属于激素受体阳性,术前便予以新辅助内分泌治疗,结果疗效特别好。
         “患者口服药接近两年,我们二次穿刺时肿瘤彻底消失了,所以我给他做了切除乳头保留乳晕和乳房的保乳手术,外观一点儿不受影响,术后病理回报,乳房上的肿瘤已经彻底消失,也没有淋巴结的转移,通俗点说,就是肿瘤彻底治愈了。”张钢龄教授解释说,由于王大娘的治疗效果非常好,术后就没像常规方案那样进行化疗,而是按照术前的内分泌治疗方案继续口服药物,这样,既避免了化疗带来的巨大经济负担,还免除了化疗的毒副反应,而且,通过术前的新辅助内分泌治疗“消灭”了肿瘤,保住了本该“全切”的乳房,对患者的心理健康、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也大有脾益。
         “高血压、糖尿病是不可治愈性疾病,需终身服药,乳腺癌特别是早期的乳腺癌却是可治愈的疾病,它不等于绝症,并不可怕!”张钢龄教授说,相关数据显示,每年因心脑血管疾病死亡的人数占中国总死亡人数的42~45%;因恶性肿瘤死亡的占23~26%,其中因乳腺癌死亡的仅占到3%左右。“早期乳腺癌患者5年生存率高达94%,它并不等于绝症,你不害怕高血压、不害怕糖尿病,就更不要害怕乳腺癌,随着新药的不断研发,乳腺癌的预后将越来越好!”张钢龄教授说。
内分泌治疗,“饿死”了肿瘤细胞
          对于激素受体阳性这部分患者,内分泌治疗为什么会有如此好的疗效呢?张钢龄教授道出其中原委。
          原来,乳腺癌的基因分型主要分为四大类:激素受体阳性(包括LuminalA型,LuminalB型,)、HER-2阳性、三阴性乳腺癌。其中,激素受体阳性占所有乳腺癌患者的70~75%,是发病最高的亚型。
         “激素受体阳性代表肿瘤细胞在雌激素、孕激素的环境下生长迅速,如果没有雌、孕激素环境,肿瘤细胞就会凋亡。”张钢龄教授通俗地比喻说:如果肿瘤细胞是鱼,那么雌激素、孕激素环境就相当于水,鱼在水里能自由自在地生长、生活,一旦离开了水,就会死亡。内分泌治疗不是去杀鱼(消灭肿瘤细胞),而是改变雌、孕激素环境,把鱼赖以生存的“水”抽走,“鱼”自然就会干喝而死。
         简言之,内分泌治疗其实就是 “降低”体内雌激素的一种治疗方式。
         张钢龄教授介绍说,乳腺癌的内分泌治疗经历了非药物和药物治疗两个大的阶段。最早的内分泌治疗出现在1900年前后,通过手术切除、卵巢放射治疗等方法让卵巢丧失功能,控制雌激素分泌;上世纪70年代以后,随着乳腺癌全身治疗药物的研发,内分泌治疗药物的出现,真正开启了乳腺癌的内分泌治疗。
         如今,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副作用小、疗效明确的内分泌治疗已成为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治疗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在乳腺癌的辅助治疗、复发转移后的解救治疗及新辅助内分泌治疗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
         “目前的内分泌治疗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口服药物,一种是注射药物。口服药每天一片,注射方法28天打一针,我们主要采用的是口服药物治疗。”张钢龄教授介绍说,按照乳腺癌的传统治疗模式,能做手术的一般都先做手术,术后再根据乳腺癌的分子分型和具体病情进行包括化疗、内分泌治疗、靶向治疗等全身性的综合治疗。近年来,随着乳腺癌新辅助治疗理念的引入,将过去放在术后的化疗、放疗、内分泌治疗、靶向治疗等提前到术前执行,而新辅助内分泌治疗作为术前新辅助治疗的一种方法,激素受体阳性的乳腺癌患者,术前每天只需服用一片口服药物,就能让肿瘤缩小、降期甚至消失。“术前新辅助内分泌治疗效果好的患者,术后不用再做常规的化疗,而是直接继续执行内分泌治疗方案,这与国际最新的治疗理念接轨。”张钢龄教授说。
         “进行新辅助内分泌治疗的前提条件第一是患者依从性要好,第二要定期监控评估。”张钢龄教授说,在用药过程中要通过彩超、核磁等检查定期评估肿瘤的情况,比如彩超每个月做一次、核磁3个月做一次,以此评估用药情况,而非放任治疗,“患者若依从性不好,我们不会作为治疗的首选方案,因为用药时间比较长,一旦患者不能坚持,反而不如先手术治疗。”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包头市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二病区接受术前新辅助治疗包括内分泌治疗的患者就有100多人,通过这种最新理念的治疗,她们获得了良好的疗效,实现了保乳甚至治愈肿瘤的目标,术后不再行传统化疗,免除了高额的化疗费用以及由此带来了毒副反应,拥有了较高的生活质量。
         新药研发和新辅助治疗,让手术“越做越小”!
 
【来点科普】
         乳腺癌的新辅助治疗
          新辅助治疗是指在实施手术前所做的全身性治疗,目的是使肿瘤缩小、及早杀灭看不见的转移细胞,以利于后续的手术、放疗等治疗,包括新辅助化疗、新辅助放疗、新辅助靶向治疗以及新辅助内分泌治疗等等。
          新辅助治疗有如下意义:
1.能缩小肿瘤,使肿瘤降期和降级,降低手术难度,提高手术的“病理完全缓解(pCR)”率(即乳腺原发灶和腋窝淋巴结手术标本病理检查无浸润性肿瘤细胞残余);PCR率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患者的愈后。
2.能缩小肿瘤,使肿瘤降期和降级,提高保乳率;
3.能检测化疗、内分泌治疗或者靶向药物在体内的敏感性。
         “乳腺癌是一种全身性疾病,手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张钢龄教授介绍说,早在上世纪70年代,英国学者Fisher就提出乳腺癌是一种全身性疾病,也就是说乳腺肿瘤在局部生长的同时,可能已经沿着血液、淋巴向身体的其他部位转移扩散了,即便手术做得再大、局部切除再彻底,也不能阻挡肿瘤的转移和复发。
         “最初乳腺癌的手术做得非常大,从标准根治术、扩大根治术到超根治术,切除的范围不仅包括乳房,还有胸大肌、胸小肌,甚至对侧乳房,但是依然不能遏制肿瘤的复发和转移,直到‘乳腺癌是一种全身性疾病’概念的提出,在局部切除的基础上进行放、化疗治疗,乳腺癌的手术开始‘做减法’,而且保留乳房手术和乳房全切能够达到相同的愈后。本世纪初保腋窝的手术,即前哨淋巴结活检来判定是否行腋窝淋巴清扫的方法亦获得业内认可。”张钢龄教授指出,如今随着乳腺癌新药的研发,内分泌治疗与靶向治疗的强化,使乳腺癌的预后更依赖于全身治疗,特别是在精准医疗时代,分子分型已经成为乳腺癌系统治疗的依据。
         “比如本世纪出现的靶向治疗,就是针对一个复发转移风险比较高的基因——HER-2基因的一种靶点治疗。”张钢龄教授强调:只有把乳腺癌的复发转移控制好,才能保证患者的预后!而控制复发转移,不是通过手术,是通过全身的治疗!
         因此,进入本世纪后,乳腺癌的研究重点不是在手术上,而是在药物上,手术反而越做越小!
         同时,张钢龄教授也指出,不是所有激素受体阳性的乳腺癌患者,都对内分泌治疗敏感!
         “有一部分患者我们在用药过程中肿瘤没有缩小、消失,反而进展了,对于这部分患者来说,进行新辅助内分泌治疗可以提前发现其对内分泌治疗耐药。而检测化疗、内分泌治疗或者靶向药物在体内的敏感性,也是新辅助治疗的意义所在。”张钢龄教授解释说,按照传统治疗模式,先做手术后化疗,然而再进行5~10年的内分泌治疗,有的患者在术后内分泌治疗过程中出现了肿瘤的远处转移,就意味着治疗失败,乳腺癌进展到晚期,不可治愈了!如果把内分泌治疗提早到手术前进行,肿瘤没有减小或者消失,说明患者对药物不敏感,可以尽早更换治疗方案,比如更换其他内分泌治疗药物或者化疗药物,以肿瘤的缩小、消失或者进展来判断预后,可以尽量避免未来的转移复发。
不用再做手术?未来或可期!
          在包头市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二病区,像前文王大娘那样,正在通过口服内分泌药物想“把瘤子吃没了”的患者不在少数!
          那么,有的人会问:肿瘤既然消失了,为什么还要做手术?张钢龄教授回答了大家的疑问。
          原来,肿瘤的“消失”分为两类:一类是临床消失,一类是病理学下的彻底临床缓解。
          “临床消失”≠真正消失。“我们指的临床消失是宏观上的,即通过影像学检查,比如超声、CT、核磁检查,找不到肿瘤了,但是有些微小的病灶是没办法通过影像学去评估的,只能将病理组织做成大标本,在显微镜下观察找不到肿瘤细胞,才是真正的病理学下的彻底临床缓解,只有通过手术才能取到‘大病理’组织,做病理诊断。”张钢龄表示,如果未来有一种新的仪器或者诊断技术可以替代手术,很多乳腺癌者就不用做手术了。
          其实,国际上相关研究已经在进行之中。
          7月31日下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乳腺中心王天峰教授就以《我们离新辅助高效后免手术还有多远》为题,与乳腺外科二病区的医护人员和病友们分享了这一世界极具前瞻性话题,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新辅助治疗效果好的患者真的可能免于手术之苦。
          “现在外国一些医院,包括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和欧洲的一些医院,能做新辅助治疗的都不做手术了,世界上相关‘新辅助治疗疗效好是否可以不做手术’的研究正在进行,预计一年半以后就会出结果。”王天峰教授表示,随着肿瘤药物的研发,术前的新辅助治疗,包括新辅助化疗、靶向治疗、内分泌治疗等新辅助治疗方法已经广泛应用于各种肿瘤、特别是乳腺癌的治疗中,“新辅助治疗会延长治疗周期,医生要付出更多的辛苦和大量的工作,是‘细致活’、‘慢功夫’,对患者来说却是获益最大的治疗方法。”王天峰教授表示,乳腺癌的新辅助治疗在世界已经广泛开展,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国内的推进相对较慢,而包头的乳腺癌患者,能接受国内理念最先进、甚至与世界接轨的新辅助治疗,是非常幸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