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总      机:0472-5156644

投诉电话:0472-5913792

备案号:蒙icp备11004284号     版权所有:包头市肿瘤医院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可信组件
>
鼠疫治疗药物 — 链霉素

保健康复

鼠疫治疗药物 — 链霉素

浏览量
一、链霉素的故事
          链霉素最早是用于治疗结核病,故事还要从18世纪末说起,当时英国伦敦每10万人中就有700人死于结核病,19世纪中期,欧洲四分之一的人口被结核夺取生命,这个恐怖的结核病,当时被人们称作“白色瘟疫”。结核就像幽灵一样在世界各地游荡,近代很多名人最后都没有逃脱这个幽灵的魔爪,比如作曲家钢琴家肖邦,诗人雪莱,作家契诃夫、卡夫卡、梭罗等。
          终于,在1944年,乌克兰裔美国生物化学家和微生物学家瓦克斯曼(Wsksman)博士,通过百折不挠的科学实践,终于发现了链霉素!让人类在与结核病的战争中逐渐占据了上风,让千千万万遭受结核折磨的人们看到了生的希望。瓦克斯曼博士也因此获得了1952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随着时间的推移,结核病已不再是当下细菌感染的重点,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细菌不断出现,大肠埃希菌、铜绿假单胞……,人类也不断研发出了更多的抗生素,链霉素似乎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然而,世事难料,曾经造成中世纪欧洲三分之一人口死亡的鼠疫,又一次闯入了人类的生活空间。但现代医疗水平已经较为发达,鼠疫仅为极偶尔的零星出现。在药物治疗上,鼠疫得以控制,仍要归功于链霉素。
二、链霉素介绍
         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为人类战胜结核和鼠疫均立下赫赫战功的链霉素。
         链霉素是氨基糖苷类抗生素,同类常用药物还有:庆大霉素、阿米卡星、妥布霉素、依替米星等,该类药物主要作用机制为:首先经被动扩散通过细胞外膜孔蛋白,然后经此转运系统通过细胞膜进入细胞内,并不可逆地结合到分离的核糖体30s亚基上,经过一系列的反应造成细菌体内核糖体耗竭,抑制细菌蛋白质合成的起始阶段、肽链延伸阶段、肽链终止阶段,并破坏细菌细胞膜的完整性,链霉素为静止期杀菌剂。
         近年来尽管有许多新型抗生素问世,但是由于鼠疫病历稀少,它们尚未经过大规模鼠疫治疗的实践检验,无法证实其疗效优于传统的鼠疫治疗药物。鼠疫的治疗仍以链霉素(SM)为首选,并强调早期、足量、总量控制的用药策略。在应用链霉素治疗鼠疫时,为了达到更好的预后,常常联合其他类型抗生素,如喹诺酮、多西环素、b-内酰胺类或磺胺等。若因过敏等原因不能使用链霉素者,可考虑选用庆大霉素、氯霉素、四环素、多西环素、环丙沙星等。
三、链霉素的临床使用
(一)注射用硫酸链霉素说明书中未明确提到使用前必须皮试,但其禁忌中提到:对链霉素或其他氨基糖苷类过敏的患者禁用;《中国医师药师临床用药指南》(第1版)中链霉素的给药说明中明确提到:用药前必须做本药皮肤试验,皮试阳性者不能使用。
         根据上述内容,并考虑到链霉素过敏性休克的发生率虽低于青霉素,但死亡率较高,故药师建议使用该药前先做皮试,参考《中国国家处方集》(2010版)中“部分提示应做皮肤敏感试验药物的药液浓度和给药方法与剂量”,链霉素注射剂皮试药液浓度为:1mg/ml,给药方法与剂量为:皮内注射0.1ml。
         按说明书要求,使用链霉素无强制要求做皮试,如果不做皮试,医务人员必须密切观察患者给药后的反应,并配备必要的抢救药品和措施,以应对可能发生的过敏反应。
(二)针对不同类型的鼠疫,链霉素的用量不同
(1)腺鼠疫:链霉素成人首次1g,以后0.5g-0.75g,q4h或q6h肌注(2-4g/d)。治疗过程中可根据体温下降至37.5℃以下,全身症状和局部症状好转逐渐减量。病人体温恢复正常,全身症状和局部症状消失,按常规用量继续用药3-5天。疗程一般为10-20天,链霉素使用总量一般不超过60g。
(2)肺鼠疫和鼠疫败血症:链霉素成人首次2g,以后1g,q4h或q6h肌注(4-6g/d)。直到体温下降至37.5℃以下,全身症状和呼吸道症状显著好转后逐渐减量。疗程一般为10-20天,链霉素使用总量一般不超过90g。减量时要特别注意不要大幅度减量,防止病情反复。
四、链霉素的毒性/不良反应
         在治疗常规感染时,链霉素逐渐被其他药物替代,原因在于其耐药性和比较明显耳毒性和肾毒性。
(一)耳毒性方面,前文提到1944年发现链霉素并用于治疗结核病,1945年便有首例链霉素导致听力损害的报道。其耳毒性主要表现在对前庭和耳蜗功能的损害。前庭功能的损害主要表现有:眩晕、头痛、恶性、呕吐,严重者可致平衡失调;耳蜗功能损害的先兆表现为耳饱满感、头晕、耳鸣等,也有时无预兆,一般高频听力先有减退、继以耳聋,大多不可逆。故需在患者早期耳鸣、眩晕时进行听力监测,并依据肌酐清除率及血药浓度调整给药剂量。有报道显示,在停用链霉素以后,其耳毒性仍然可能发生。另有资料显示,氨基糖苷类的耳毒性可能有遗传易感性,因此患者家族史可能能为预测耳毒性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二)肾毒性方面,链霉素经肾脏排泄,但其对肾组织有极高的亲和力,肾脏毒性常与耳毒性同时出现,其损伤程度常与药物剂量和疗程呈正比。主要损害近端小管,造成其上皮细胞退行性病变和坏死,引起蛋白尿、管型尿、血尿、排尿次数减少或尿量减少,血尿素氮及肌酐升高,也可表现出食欲缺乏、口渴等症状。一般停药后可恢复,严重时可发生氮质血症、肾衰竭。
(三)妊娠毒性,链霉素妊娠危险分级为D级,可通过胎盘,如果孕妇使用链霉素可能会对胎儿造成伤害。在母亲怀孕期间接受链霉素治疗的儿童中,有多个报告称他们患有完全不可逆的双侧先天性耳聋。
五、链霉素与其他药物的相互作用
(一)与青霉素类药物联用对草绿色链球菌、肠球菌有协同抗菌作用;
(二)与其他氨基糖苷类联用(同用或先后连续局部或全身应用),可增加耳毒性、肾毒性及神经肌肉阻滞作用;
(三)与顺铂、呋塞米、万古霉素等同用可能增加耳毒性与肾毒性;
(四)与头孢噻吩或头孢唑林同用可能增加肾毒性;
(五)为避免配伍禁忌,链霉素不宜与其他药物置于同一容器中使用。